最好的理想主义者——给李志

小贤君:

      济南闷热的夏天里,我时常夜里不睡,坐在电脑前做着各种事情,恍恍惚惚,忙忙碌碌,总觉得缱绻暧昧的夜会比白天更能让人有存在感。也就是在某个无聊的深夜,第一次听到喝醉后的李志在义乌一个破旧的酒吧里撕心裂肺地唱《梵高先生》。那天夜里唯一的不同是有难得的暴雨降临这座城市,然后我就十分应景的听到了李志。


      09年,李志在义乌最后一次唱《梵高先生》,他说从此不再唱这首歌,因为没有人能懂。有个女孩在歌词下面写道:总有人免我惊,免我苦,免我四下流离,免我无枝可依。


      在这之前李志用了70天走了35个城市,用一把吉他还清了因为发唱片欠下的债务。他去到每一个没有去过的地方,在简陋的台子上唱歌给不同的人听,听台下人的感动、疯狂和戏谑;他在不同的城市唱《天空之城》,唱《关于郑州的记忆》,偶尔会唱到抽风流下泪来;他蹦蹦跳跳地唱《他们》,唱《青春》,喝醉了酒还会一边脱衣服一边骂人;他唱“人民不需要自由,这是最好的年代”,用一首《被禁忌的游戏》完爆了无数摇滚乐队。


      李志有着理想主义者温和地坚持,他不受任何地裹挟,不被社会策划与设置,用最直白的方式表达着诉求,所以有时他会像浮萍一样无依地漂着,孤独感会轻易地淹没外界种种的吵闹与是非,而心里的孤寂会更加让人难感欢愉。


      有时候我会更愿意认为李志是一棵树木,坚定不移地生长却永不会离开脚下初生的净土。


      在义乌那场的粗糙的视频下面,有人写道“谁此时没有房屋,就不必建筑,谁此时孤独,就永远孤独。”里尔克《秋日》的结尾似乎被恰到好处地用到了这里,但谁又会记得诗的开头是“主啊,是时候了,夏天盛极一时。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;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,催它们成熟,把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。”除了李志自己的歌,其他任何对他看似恰当而伟大的描述都不应该是足够贴切的吧。  




谁的父亲死了
请你告诉我如何悲伤
谁的爱人走了
请你告诉我如何遗忘
不管你拥有什么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让我再看你一眼
星空和黑夜
西去后转折的飞鸟
我们生来就是孤独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梵高先生》




      只希望多年后的自己,在经历了与社会一场场的打斗,然后妥协,和解,在漫长的年岁中学会以沉稳而僵硬的姿态观望翻云覆雨的生活,在不知伤痛,只知前行时,依然会记起在多年前某个大雨的夜里,有一个叫李志的人曾让自己热泪盈眶。



评论

热度(207)

  1. 清欢小贤君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梅子雨小贤君 转载了此文字
© 麦克沃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