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个寒冷的早晨从被窝里乍起,仍以为早上的课要迟到;盛夏的午后,风伴着蝉鸣从窗户吹进来,仍突然想起在课堂上睡觉,口水留在课本上。不曾想过离开校园时心情如何。但却深知无论过去多少年,或看到相似风景那一刻,或忙忙碌碌之余抬头的某个瞬间,仍恍惚以为时间不曾流逝,自己依旧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,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少年。

评论

© 麦克沃倚 | Powered by LOFTER